首頁 > 傳統工藝 > 正文

探尋桂林指尖上的傳統工藝:會仙鎮鐵匠村里“尋鐵聲”
2013-11-15 16:09:05   來源:   評論:0 點擊:

說起打鐵,讀者們最先想到的或許是俗語打鐵還需自身硬、趁熱打鐵,又或許是雜亂破舊的小房、呼呼作響的風爐、燒紅的鐵塊、赤膊的匠人掄錘擊打火星飛濺的畫面。能將一片普通的鐵塊,打制成按己所需的利器,不僅是...

 

    說起打鐵,讀者們最先想到的或許是俗語“打鐵還需自身硬”、“趁熱打鐵”,又或許是雜亂破舊的小房、呼呼作響的風爐、燒紅的鐵塊、赤膊的匠人掄錘擊打火星飛濺的畫面。

    能將一片普通的鐵塊,打制成按己所需的利器,不僅是冶煉技術的進步,更是人類想象力的奇思妙想和對創造實踐的樂此不疲。據相關資料顯示,打 鐵工藝在人類進入刀耕火種的時代便已出現,特別在傳統的農耕時代(或冷兵器時代)對社會的發展曾發揮著極其重要的作用,因此也得以不斷傳承。

    在桂林市臨桂縣會仙鎮鐵匠村,打鐵工藝穿越漫長的時光隧道,在濃烈的煙熏火烤中得到了那里的村民代代相傳。11月4日下午,記者走進鐵匠村,去探訪這一仍然留存在村民生活中的傳統工藝。

    鐵匠村里“尋鐵聲”

    下午4點的鐵匠村,陽光已經偏西,孩子們在曬滿金黃稻谷的籃球場邊不停地追逐嬉笑,不時遭到路過的大人們一陣喝止。籃球場旁的舊村門上,鮮明地漆著“鐵匠村”三個大字;往里一走,古樸的青石板路,透著寧靜與安詳,依稀能感受到村子蘊藏的歷史韻味。

    “阿姨,請問村里還有人打鐵沒?”在路邊隨意找到一位50多歲的村婦一問。對方反問:“還有幾家人在打,你們找哪一家?”繼而又搖手一指“前面秦天壽那家打得好,你們可以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循著村婦的指向往舊村門外一處平房走去,推門而入,既不聞打鐵聲,也沒有見到打鐵匠,眼前卻是一個種滿各種花草綠樹的碧綠庭院,有假山有水 池,有掛在院子四周的鳥籠;八哥在籠子里尖叫連連,偶爾蹦出一句“恭喜發財”的鳥語。院子后的堂屋是主人被熏成煤灰色的打鐵鋪,清冷的火爐、發黑的打鐵 機,還有錘子、鐵夾以及各種鐵塊被分別堆在地上各個角落。

    不遇秦天壽,記者又輾轉村巷尋訪其他打鐵人家。鐵匠村聞名遐邇,問起打鐵的事,無論是村中婦孺還是青壯漢子,臉上和語氣里無不透出一股諳熟的自豪,只是他們指點的打鐵人家,要么已經外出做農活,要么索性就上桂林打工了。

    到下午5點左右,當記者再次來到秦天壽家,耳邊傳來一陣陣“噠噠、噠噠……”的緊湊打鐵聲。只見秦天壽正弓著腰,將手中用鐵夾夾著的火紅鐵塊放進打鐵機,打鐵機飛快地捶打,火星四濺。旁邊的火爐則在鼓風機的鼓噪下,火苗呼呼直躥。

    “歡迎來我們鐵匠村。”見到記者,秦天壽露出溫和的笑容。他告訴記者,中午有老板打電話來向他“訂點貨”,于是他便又跑了一趟會仙圩。秦天 壽今年66歲,16歲初中畢業后便回家跟隨父親打鐵,至今已經整整50年了。他身子瘦小,背也有點駝,但是精神很好,力氣也還“蠻大”,每天只要不外出干 農活,幾乎都圍在自己的鐵匠鋪里捶捶打打。

    “菜刀、鋤頭、鐮刀、柴刀……只要有需要,什么都能做!”秦天壽指著地上整齊放著的鋤頭、菜刀高興地說。他告訴記者,在他50年的打鐵和銷 售鐵器生涯中,絕大部分時間都是自己親自拿到圩上賣,不過近幾年,隨著許多老板不斷走村入戶收購,他們足不出戶便能將產品銷售到湖南、湖北、貴州等全國各 地。秦天壽坦言:能夠在家專心做個打鐵匠,蠻好!

    煅燒、夾鋼、淬火是打鐵核心工藝

    “別看是捶捶打打,里面還有蠻多學問呢!”秦天壽說。當天,為了能讓記者全面了解如何“化鐵塊為利器”,他還將整個工藝流程向記者一一進行演示。他說,打鐵的流程包括選料、生爐火煅燒、捶打、夾鋼、淬火、打磨,以及后期制作等十幾道工序。

    先鏟些焦炭到火爐里,用木柴引火,然后打開鼓風機“呼呼”地把焦炭燒紅。秦天壽說,鼓風機應用也就十幾年的事,以前很多人都還在用老式手拉風箱。當然,不同的器材要搭配不同燃料,手拉風箱由于風力小,要用易燃和溫和的木炭;使用鼓風機,則需配以耐燒的焦炭。

    鐵匠準備打制什么鐵器、需要多大重量,事先會進行簡單估量。好比打一把菜刀,待火苗上躥之后,便可以將鐵塊放入煅燒。5-6分鐘后,被燒紅 的鐵塊溫度達到上千攝氏度,此時,燒紅的鐵塊變軟,鐵匠用鐵夾從火爐中取出。迅速放入打鐵機里快速捶打,這就是所謂的“趁熱打鐵”,之后繼續回爐煅燒。

    “以前沒有機器,這道工序都是靠兩個人緊張配合,一人掄錘子打、一人則夾著燒紅的鐵塊根據需要不斷翻動,需要很大的力氣,火星飛濺也不為所動。”秦天壽說。

    捶打成一定形狀的方體后,便到“夾鋼”環節。由于鐵本身硬度不夠,砍到硬物容易出壩口,這就要在刀口上安鋼,即所謂的“好鋼用在刀刃上”。 夾鋼通常要兩個人完成,一人一手夾著鐵塊,一手夾著鋒利的鐵鉆放在鐵塊中間;另一人掄起錘子擊打鐵鉆,硬生生將鐵塊鑿出槽來,然后將鋼塊置入槽中,繼續回 爐煅燒。

    此時的煅燒很有講究,溫度低了,鋼鐵不能熔在一起,菜刀就會開裂、夾層;溫度太高,鋼鐵被燒熔變脆。這時,經驗成了優勢。經驗豐富的匠人會根據火爐上飛濺出來的鐵星判斷出火候,經驗不夠的,可以在煅燒前裹層干泥,可在一定程度上預防燒熔。

    之后,幾經回爐、捶打,菜刀有了雛形。再戴上眼鏡,在火星四濺的打磨機上打磨出寒光閃閃的利刃。此時,千萬別以為工序結束了。匠人還要再回 爐煅燒,然后快速插入冷水中,只聽“嗤”的一聲,青煙冒起。秦天壽說,這叫“淬火”,是打鐵中最核心工序之一,因為只有經過迅速冷卻,才能大大增強鋼的硬 度和耐磨性。最后,插上刀把,經過磨刀石打磨、刻上自家的招牌和上油后,一把上好的菜刀便宣告打成。

    打鐵工藝在鐵匠村已傳承四五百年

    “我們這門打鐵手藝,都是祖傳的!”說起打鐵的歷史,秦天壽和村民們頗為自豪。鐵匠村全村姓秦,根據族譜記載,該村祖籍山東濟南,先祖是明 朝的一位軍中鐵匠,負責打制兵器。在一次戰爭中,因為完不成打制的任務,被充軍流放到邊遠的南方桂林,之后便在此定居、繁衍,至今已有四五百年時間。其祖 先不忘自己鐵匠身份,繼續以打鐵為生,后世子孫亦將此作為安身立命的手段,打鐵工藝遂在此生根發芽,代代相傳。而由于村里鐵匠多,手藝又好,產品暢銷遠 近,鐵匠村也因此得名。

    秦天壽16歲開始跟父親學打鐵,50年的打鐵生涯,彈指一揮,他早已從當初的毛頭小子變為村里最有經驗的老輩鐵匠,對于打鐵,他感觸最深的是打鐵技術的不斷進步。

    “以前拉風箱、捶打、夾鋼等流程,必須要兩個人配合完成,而且全靠手工;現在有了鼓風機、打鐵機、電焊和打磨機等設備,基本實現了半自動, 一個人就可以把活兒全部干完。”秦天壽說,最開始他和父親配合,繼而跟妻子搭檔,還和兒子合作過兩年,如今則是一個人在家自娛自樂。

    “現在打一把菜刀、鐵鏟等,價錢從十幾元到上百元不等。”秦天壽說,如果每天專心打鐵,每個月也能掙到3000元左右。不過,由于窩在打鐵鋪里,整天和生鐵、焦炭、煙火等打交道,既枯燥乏味又辛苦掙不到錢,許多年輕人不愿再學,打鐵工藝也逐漸沒落。

    “世上行業有三苦,撐船打鐵磨豆腐。”秦天壽笑著說。不過,像村里其他老漢一樣,他對于打鐵充滿了感恩,因為正是有了祖傳的這門手藝謀生, 曾經幫助自己和家人度過了一段段貧困的生活時光。如今,打鐵早已不是他必需的經濟來源,然而卻已成為他生活的一個習慣、生命的一個部分。

    “我印象中,最興旺的是60年代,全村有40多戶打鐵,可以說是村里處處有打鐵聲。”秦天壽說,目前全村130多戶人家,還有機子的不過七 八戶,像他這樣常年打鐵的則更少。祖傳的手藝面臨困境,他也在默默思索。這兩年他看到隔壁兩家人搭伙打鐵,每天像工廠一樣正常上下班、發工資,產品通過收 購商分銷全國各地,他感覺,如果村里或者其他有識之士,能夠組織鐵匠開辦工廠,或許是個傳承手藝的好辦法。(記者 周文俊 文/攝)

相關熱詞搜索:

上一篇:莆田華僑面“走番”傳統工藝制作遠銷至東南亞
下一篇:藏族傳統工藝走向國際市場

關于我們- 網站簡介- 顧問團隊- 支持單位- 單位章程 - 部門設置- 成員名單- 理事單位- 聯系方式- 企業郵箱- 版權隱私

版權所有: 中國三農發展有限公司       運營中心:北京舒安國際文化傳媒有限公司           Copyright © 中國傳統文化網
聯系電話:010-85757316      郵箱: [email protected]    京ICP備09064931號-2      中文域名:中國傳統文化網·網絡

拱趴十三水